法治的实现只有法制道德化之途径

法制内涵道德化之前,法治时代不会真正来临,而法制内涵的道德化,要求以学导政的道统传统必须真正地回归,更要求国学特别是道学儒学的自我复兴,而非今天这般的挂羊头卖狗肉。

任何意图通过外力如民粹主义,制度监督之类来确保法治的实现都是徒劳。

西方民主选举的民粹化(剔除考试制度)非但不能确保法治在民众监督下实现并维持,反而导致了欧美政府的行政效率弱化,乃至行政失效,如大型民生政策无法通过审核。而美国社会经济的危机,更警示了任由资本及民粹操控的政府,对于社会发展方向的把握,往往失准。

而回顾中国传统社会的特色治理,德治。其之成功,甚至在今天的中国,法制失效的情况下,社会秩序的维持,仍然依靠深入人心的道德良知(即道德内涵)。德治的实现就在于制度内涵(德治的制度内涵即是道德)得以升华为人道,并以人道引导政治(道统的本质)。

德治类似于政教合一社会的教条法制化,二者皆以制度内涵(一是道德,一是教条)根植国民意识而得以维持;德治区别于政教合一社会的是,德治的制度内涵不是以某些宗教领导的言论教条作为行为规范,而是设立人道之概念,并效法于天道,取天道之人文性质以立人道,再以人道内容制定道德,率而言之,道德条文为社会所接受皆因其是合乎天理的人文伦理,而非因为是某某真主某某圣人的言论。

也就是说,法制内涵道德化,首先要做到法律条文合乎天理,再做到法律条文合乎人文伦理。

發表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