皇室的启蒙

以下文字是某日关于皇室与民族、社会、文明关系的启悟:

其实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皇族,它代表我们的国家,代表我们的民族,代表我们的文明,它代表所有人民的尊严。

皇室不是神授的,而是民授的。当代的总统或主席破除了人民心中的灵魂,解除了所有人为民族而奋斗的凝聚力,却彰显了只有权力斗争的政客的【..全文略..】

閲讀全文

法治的实现只有法制道德化之途径

法制内涵道德化之前,法治时代不会真正来临,而法制内涵的道德化,要求以学导政的道统传统必须真正地回归,更要求国学特别是道学儒学的自我复兴,而非今天这般的挂羊头卖狗肉。

任何意图通过外力如民粹主义,制度监督之类来确保法治的实现都是徒劳。

西方民主选举的民粹化(剔除考试制度)非但不能确保法治在【..全文略..】

閲讀全文

法律制度中四大基本要素的四行生克關係

法律制度中的四大基本要素分別為:權力、利益、責任、刑罰。之所以明確四者為法律制度的四大基本要素,是因為任何一項法定權力,都必須在法制中有明確對應的利益、責任、刑罰。

在西式法制概念中,權力通 常指政府的法定職權,英文表示為:Power;與之相對應的是權利,指公民的法定利益,英文表示為:righ【..全文略..】

閲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