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龍罪己書

前聞有司拘犬子,提心降,吊膽落,雖僥倖然終不免也。多年來,祖名吸毒,時有所聞,雖數切責,然沉屙九重非一朝之染,知而不報,實縱之也。顧己微名,憐其初成,不忍毀也;家門醜類,汙祖穢宗,不忍揚也。是故隱而不發,以至於今之不得已,難以救!為其父母,痛徹心扉,後悔不已,為元元鑒,茲罪己佈告於天下。

養而不教,教而失准,吾之罪一也。孟子曰:苦其心智,勞其筋骨,餓其體膚。祖名自小嬌慣,錦衣玉食,好逸勿勞,至於習性敗壞,情欲放縱,無尊無長,無敬無畏。睹其下漸,雖欲教之,然精力不濟,條件不備,廖廖數語不足以規之,泛泛行責不足以正之。舉世浮燥,全民喧囂,雖欲清,不可也。向使奉友人之勸,幼即從季謙先生遊,以孔孟為准的,以私塾為安所,遠混濁,就清潔,讀書見聖賢,學以至君子,或不至於此也。

身處汙穢,攜子同流,吾之罪二也。祖名既長,慮及前途,遂有蔭庇之念,提攜之舉,雖知其不可擋,然心存希冀,複存僥倖,嘗自謂,祖名非張默也,成龍非國立也。然祖名事發,餘知教子不可輕忽也,不可僥倖也,縱名滿天下,富甲一方,澤被不及一世,與古之士君子,不可同榻而語也。萬石育兒,名垂後世;燕山教子,義方遠播。餘何有焉?

交友不端,不及規勸,吾之罪三也。昔者,君子教子,遠損近益,擇友同志,以增益其所不能也。夫蓬生麻中,不扶則直,白沙在涅,與之俱黑。以娛樂圈之汙濁,祖名之放蕩,其友其朋,皆同一貨色也,餘雖有察,然不曾禁絕,至於同陷囹圄,餘之不德,上累七祖,下禍九孫,余有何顏焉!

茲祖名積重難返,父教不行矣,唯有刑教也。雖有不堪,奈何?至於玷辱公眾,影響大方,塵染童幼,成龍不求諒原,唯誠懇以謝罪,追悔以補過。同行好友、百姓黔黎,教子有患者,願防微杜漸,未雨綢繆,早為之所?老子三寶,孟子苦行,大學明德,孔明靜定,凡秉彝典,無論師友學塾,皆可全托也。勿昧而自恃,管而腹疑,婦仁而不舍,至於不可教、不可救、不可悔也。甲午秋七月成龍謹書以聞,廣州六藝書院仕隱君受邀代擬。

發表評論

你的電子郵件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