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1-10)食蹯不得

城濮之役後,晉文公乘勢擴大政治影響,同年五月就組織了踐土(今河南省原陽縣西南,武陟縣西南)之盟,同年冬又組織了溫之會,第二年夏六月,組織了翟泉(今河南洛陽城內大他西南池水)之會。踐土之會有晉侯、魯侯、齊侯、宋公、蔡侯、鄭伯、衛子、莒子、陳侯等國君主及周天子的代表王子虎參加。溫之會是晉侯、齊侯、宋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1-9)子玉敗兵

 

楚成王三十八年(-634),魯僖公(莊公少子,名申)由於齊孝公先後入侵其西鄙和北鄙,雖然暫時讓展喜犒勞齊師讓齊孝公許平而還,可心裡還是不心甘,又擔心齊再入侵,於是,讓派東門遂(魯莊公之子,又稱公子遂,東門襄仲、襄仲、仲遂、東門氏,魯上卿,稱為“東門”蓋軍將營治國門故也)、臧文仲(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白話齊國史——洋洋齊天(2-6)五子爭立

六、五子爭立

齊桓公死之後,齊國因君位繼承問題而陷入一片混亂。齊國一下子顛峰走向了低谷。

齊桓公有三位夫人,王姬,徐嬴,蔡姬,皆無子。又有內嬖如夫人者六人:長衛姬,生武孟;少衛姬,生惠西元;鄭姬,生孝公昭;葛嬴,生昭公潘;密姬,生懿公商人;宋華子,生公子雍。而鄭姬所生為太子,桓公屬之管仲與宋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4-7)白公亂楚

(4-7)白公亂楚

 楚惠王(-488-432)在位57年,這時期,楚由春秋走向了戰國。諸侯間的兼併更頻繁了,這一時期,華夏政治史上最著名的事件就是吳越興替。在不到一百年內,都先後稱霸中國,北及齊魯一帶,晉、楚皆尊之,避之。在晉國,逐步由四卿變為三卿,三家分晉已成事實,就待周天子承認了。在齊國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4-6)昭王複楚

楚昭王重新回到郢都後,先是重賞了複國之臣,鬥辛、王孫由於、王孫圉、鐘建、鬥巢、申包胥、王孫賈、宋木、鬥懷等。以子西為令尹,子西覺得,鬥懷曾想殺楚王,建議楚王不要賞他,楚昭王以德報怨,還賞了鬥懷。而申包胥卻逃賞:“吾為君也,非為身也。君既定矣,又何求?且吾尤子旗,其又為諸?”楚昭王將其妹季羋嫁給了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4-5)包胥哭秦

(4-5)包胥哭秦

申包胥(姓公孫,封于申,故號申包胥)是伍子胥的好朋友,伍子胥離楚奔宋,曾對前來相送的申包胥說,他要顛覆楚國,申包胥當即就回答,他要保存楚國。吳軍攻佔郢都,申包胥逃亡山中,聽聞伍子胥掘墓鞭屍,心裡對伍子胥失望之極,但不忘朋友之義,便派人勸誡伍子胥說,“子之報讎,其以甚乎!吾聞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4-4)子胥鞭屍

(4-4)子胥鞭屍

楚昭王十年冬(-506),兩位受辱于楚的諸侯唐侯、蔡侯便聯合吳王闔閭大舉伐楚了。吳軍乘舟從淮河進發,過蔡時,舍舟從陸上進攻楚,隨即與楚隔漢水對陣。這時左司馬沈尹戌向令尹囊瓦獻計,讓囊瓦守住漢水,不要讓吳軍進渡,而他率領方城以外的楚軍遠襲楚軍所舍之舟船,然後堵住大隧、直轅、冥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4-3)吳楚大戰

(4-3)吳楚大戰

 楚平王死後,吳乘機伐喪,楚昭王元年春(-515),吳王僚派其母弟掩餘(《史記》作蓋餘)、燭庸伐楚,以兵圍楚之六(今安徽省六安縣西北)、潛(今安徽霍山縣東北三十裡),同時使延陵季子聘于中原諸侯,同時聘晉,以觀諸侯。對楚與軍事與外交兩不偏廢。楚派莠尹然,王尹麇帥師救潛,左司馬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4-1)奪子之婦

第四章平王弱楚

 (4-1)奪子之婦

 楚平王(-528-526)時期,承受著靈王侈汰敗亂帶來的後果,雖然在即位後的五年內,也曾撫民息兵,性情上也“溫惠恭儉”(《左傳·昭公二十七年》),但由於用人不當,聽信讒言,除去朝吳(蔡聲子之子),出蔡侯朱,誅殺伍氏,奪子之婦,逼走太子建與伍子胥,致使內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

《白話楚國史——血泣楚天》(3-8)亡身乾溪

亡身乾溪

 滅陳蔡後,楚靈王侈汰更甚,對朝中大臣的誅謬更是肆無忌憚,十一年(-530),楚靈王以討若敖氏之殺為辭,誅殺其大夫成熊(成虎,令尹子玉之孫,與鬥氏同出於若敖)。

多行不義必自斃。這一年秋,楚靈王調集大軍圍徐,目的是擺出泰山壓頂之勢,讓吳恐懼。楚靈王以狩獵州來為名,先駐軍在潁尾,後進【..全文略..】

閱讀全文